八重

我喜欢追逐繁星

哦得了吧,我们这儿根本没有星星

12月15日

天气越来越冷。


我再也不吃威廉的蛋糕了,感觉就像是海绵宝宝的脸和糖霜『只有这个是甜的,而且甜到了极致!我的嗓子好疼!』的混合体。


只有那家伙才能承受吧。呕。


12月9日

昨晚喝了自己做的荸荠汤。

然后上吐下泻。

克劳德我○○○○○○○。

死吧,竖起中指。

12月8日

我去书店问独自看店的克劳德,进没进《浮士德》。

他只说,“威廉不在。”然后就带上他的混账眼镜继续做自己的书呆子。

祝他今晚上厕所拉的上吐下泻,混蛋。

小时候,爸妈上班,我被扔在奶奶家度过了还不错的童年,迷上了电视剧,小小年纪就要看到这个点。然后实在是没有节目只有雪花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关上。看着外面昏黄的街道灯光照射进房屋,伴随着奶奶的呼噜声感受一种自由的惬意。


好像我现在是无拘无束的,一个人无所事事享受黑夜的感觉真的是棒极了。


em,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总是修仙,长大了又学了乐器什么的……应该没关系?反正是烙下了气血亏……天天枸杞水……别学我。



Goodnight☆


在乐集看到的,从此每写作业必听。可以心平气和沐浴着圣光杀作业。

啧。

和耳机里震耳欲聋的爆炸摇滚一点也不相配,这如此了无生气的世界。

你在夜晚这城市的大厦发出的光的边缘才能看到这些漂浮着的微小恶魔,喃喃细语着,在一切中肆意地穿梭。

真是一番盛景啊。

这样下去迟早会死掉。

『他是坠落人间的星辰,注定了要终其一生向幽深的宇宙唱自己的歌。他分享自己的星光给那些躲在乌云后的星星。那些星星呢,也受了他的感染,亮起来了,成为了新的光存在于这世界上。这宇宙,也将永远记住他这最不平凡的星星的歌声,历经千年也不会忘记。』

还魂

轻微高万高cp向,如果ooc真的希望请多指教。

人总会死去的。

河上万齐突然回想起这句话,是从那本书,哪个人那里听或看到的,已经不记得了。当时一直觉得可笑,人当然会死,这是世间万物不可违背的自然规律,有什么可讲的。所以也就在长大后,成为了人斩,依旧也意思意思着奉行着这句话。反正人也会死去,只是各有各的死法——或许就是死于人斩刀下。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去想清楚。生死,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

后开,就有一个明日就要被处以极刑的 名为高杉晋助的男人对他说出了——“我是不会死的!”这样的话。实在是打破了他的思维模式。最后竟将这位游走于生死之间的人斩收入麾下,还心甘情愿立下了“为他而死。”这样的誓言。

生死,在这两个可以将其当做笑话谈论的人面前,似乎更像酒鬼的赌博,只是说说而已了。

但,当然不是。河上万齐在最后实现了他自己的誓言。当然,高杉晋助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方式实在残酷。竟然成为了他「存在」而并非「活着」的不死。

——————————

死后有什么感觉。

什么也没有。

感官被剥离。意识,灵魂,肉体,都是什么,自己在哪,经历了什么,全都不知道。

直到现在。

放弃一切挣扎,精疲力竭的溺水者慢慢沉入深海。生命的力量顺着指尖随着水流消逝。却突然被某种力量兀自地冲出了水面,粗暴地被迫呼吸,咳出的水与潮湿的空气交替着折磨肺腔,虽说是活过来了但短时间内真不如一下死了好。

星光微微闪耀着,月亮自在的和一朵云依偎在一起。银色的月光穿透身体洒在地上,打破了思绪。河上万齐抬起手任凭月光穿透过去。死者的身体或许是因为月光的缘故,也泛着微弱的荧光。

死者虽然不受生者世界的拘束,可以任意穿梭于各地,刚才那个在柏油路上练习蛙泳的男人的灵魂已经说明了一切。只是也不知道如何回去,只能在这世界随处飘荡。赤着脚只穿着单衣的鬼魂万齐当然也不受什么拘束,随意走着。直到突兀撞到了什么。

真真切切的感觉,当然只是对于鬼魂来说。河上万齐不由得发笑,莫非这两个世界的规矩也有出错的时候?  故事里的神器在这时候冒出来了吗?人斩也根本不怕,绕过墙一看。

在另一面,倚着墙坐下的人,正是高杉晋助。

——————————

恍如初见一般,河上万齐与高杉晋助在墙的两面坐下,开始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呼吸着黑暗。那时后来就突兀谈论起“为什么而死”这样的话题。 

一边的人斩终是认清,即使已经死去的他,现在脑子里却全是——被谁抓住的、犯了什么错、又子和武市呢、怎么逃出去。这样全是关于高杉晋助的安危的话。不过另一边的高杉,到始终都是一副从来没有变过得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远处传来慢慢靠近着的脚步声,河上万齐脑子里嗡的一炸,脑子还没想好身体就站了起来,习惯性想要拔出刀却发现三味线根本不在身边。另一边高杉也不急不慌地站了起来,轻轻松松打开门迈了出去。跟着一群河上万齐从未谋面过的人走了。河上万齐就跟着,一直跟着,目睹他们把监狱毁坏,目睹高杉晋助一个人站到监狱房顶。

河上万齐就这样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地跟着,跟着。太阳出来了,胸前不深的伤口迅速愈合,高杉晋助的影子拉得很长。

却只有他一个人。